无感

超短篇,看了后宫篇产生的小脑洞。暗含松银。高杉,桂,辰马吃醋了,对银时进行调教。

   “全藏,”坂田银时扔掉手中的酒盏,抬头看了看碧蓝的天空,太阳的光芒,没有一丝遮挡,直射下来,那头银发闪着细碎的光,恍若眼角的泪,“看的开心吧。”
    “当然,笑的痔疮都要犯了。”全藏瞄了一眼录像机,很好还没有被发现。那头的母夜叉们看的可是很满足,只是有点遗憾,暴露的有点早。到底是什么时候被发现的呢?
      “那就去树上,无论看到什么,听到什么,都不要下来!全当垃圾一样丢掉就好!”
       远处传来轰鸣声,团藏摸了摸腰后的手里剑,藏匿在树上,他看到一团阴影犹如死神的羽翼将银发的男人裹住,那是一架小型飞行器。
       舱门打开了,来人不多,只有三个人,他们穿着庄重,手提贺礼。很明显是来参加婚礼的,只可惜是一个只有新郎的婚礼。
        “请问,您是要先行礼还是先洞房?”坂田银时跪坐在地,向来人伏下身子。
        贺礼被打开,一件一件地套在坂田银时的身上。
     紫色的项圈  蓝色的手链   棕色的脚链
      “先行礼。”
        风轻轻抚过青翠的树叶,斑驳的光影模糊了淫糜的盛宴。肌肤摩擦,带来原始的快感。这不是一场欢畅淋漓的性爱,而是无数次求而不得的其中之一。以肉体的欲望,将那个银色的灵魂禁锢。在初次情动的那一夜便已由温润的男子埋下了种子,他们不过是乘了前人的荫蔽。
        什么时候发现的?
         从一开始。从被调教的再也无法对女性产生感觉开始。